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1

    顾雄飞越发狐疑了:“你做什么买卖,要从热河进货?热河那地方也没什么啊!”

    叶雪山心知此事终究是隐瞒不住的,所以索性和盘托出:“是一批烟土。”

    顾雄飞当即一拍茶几,高声怒道:“好你个混帐小子,我就知道你做不出什么正经生意!你——”

    叶雪山没想到他嗓门这么大,连忙欠身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大哥,别吵。”

    顾雄飞直勾勾的看着他,同时抬手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还是软而温热,顾雄飞握着攥着,忽然起了欲望。这欲望让他露出牙齿,在叶雪山的手上咬了一口。

    叶雪山疼得一咧嘴,随后却是压低声音,认真说道:“大哥,我可以让你咬。但你若想咬个痛快,就必须帮我的忙。”

    顾雄飞垂下眼帘,审视着他手背上的清晰牙印——叶雪山总是像一阵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想要把他抓到手里,不捆不绑是不行的。顾雄飞的心思越转越快,一时觉得叶雪山不算什么,不值得自己如此劳心费力;一时又觉得不甘心不满意,非把对方生吞活剥了才能饱足。心如乱麻的沉默良久,他忽然将叶雪山的手用力一甩,随即挺身而起:“我走了!”

    叶雪山当即一怔:“大哥,你去哪里?”

    顾雄飞冷笑一声:“我要去英租界赴沈将军的晚宴,你当我来天津是专为了你?笑话!”

    叶雪山不假思索的站了起来,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大哥,赴宴可以,不过散席之后你得回来!”

    顾雄飞听了这话,气愤之余,又很想笑:“怎么?我不帮忙,你还想绑我的票不成?”

    叶雪山松开了手,长叹一声:“不敢。”

    顾雄飞上下打量了他,看了良久,末了却也叹了口气:“晚上给我留门吧!”

    顾雄飞出门上车,绝尘而去。而叶雪山心事重重的在楼内踱来踱去,不知怎样才能降服顾雄飞。如果没有顾雄飞的支持,那他和金鹤亭的合作就要化为泡影,而他不要泡影。

    不能再浑浑噩噩的穷混下去了,时光易逝红颜易老,他虽然不是红颜,可也明白自己不会永远讨人喜欢。老家伙再会玩乐再会周旋,又有什么用?况且人穷志短,穷得久了,真就不成了人。一年之前,他绝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因为一年前他的生活还能维持下去,只有他玩人,没有人玩他。

    窗外雨声越发急了,叶雪山沉下一张面孔,心中闪过无数念头,一时回顾往昔,一时展望未来。最后他咬紧牙关,心想自己横竖已经卖过一次,如今索性全豁出去,一旦真搏出了荣华富贵,占据了人上之人的位置,又有谁敢低看自己一眼?

    再说顾雄飞到了沈将军公馆,遇到许多军界友人,好一番欢声笑语。及至晚宴过后,又有舞会。顾雄飞英武魁伟,本是个出众的人物,然而沈将军暗暗管住了自家几位花蝴蝶似的小姐,因为听段巡阅使发过牢骚,说顾雄飞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差劲,谁家姑娘嫁给了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顾雄飞搂着不知谁家的少奶奶跳了几支曲子,跳得心不在焉,可若说是在想着叶雪山,又不准确,总之脑子里像是在过火车,轰隆隆的不清楚。最后他借着酒醉之名提前告辞,心想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我回去咬死你!

    顾雄飞坐上汽车,风驰电掣的回了叶公馆,结果发现叶雪山果然正在等着自己。

    这让他心里舒服了一点,觉得对方“孺子可教”,还不是彻底的顽劣。叶雪山没有再提帮忙的话,只是把他引进了楼上卧室:“客房太潮湿,大哥还是睡在我的房里吧。”

    他一老实,顾雄飞也随之温柔起来,并且不想咬人了:“你呢?”

    叶雪山没回答,自顾自的前去浴室放水。顾雄飞草草洗去一身大汗,裹着浴袍出来一瞧,发现叶雪山坐在床边,一身衣裤整整齐齐,既没有睡的意思,也没有走的意思。

    走到叶雪山面前蹲了下去,他抓起对方的左手,仰脸笑着说道:“让不让我咬?”

    叶雪山向前俯身,望着他的眼睛问道:“我已经落到你手心里了,你就只想咬上一口?”

    顾雄飞点头一笑,随即抬手拍了拍他的脸:“好,比上次大方多了!”

    叶雪山站起身来,走去关了房内电灯。顾雄飞借着窗外院内的电灯光芒,望着他的身影问道:“又要摸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