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8

    叶雪山把目光移向碗内,又轻声补充了一句:“刀枪无眼,大哥在外要多保重。”

    顾雄飞没言语,单是无言的瞥了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转向前方,深深吸了一口香烟。

    待到将一根烟卷吸完了,顾雄飞发现叶雪山还在吃。叶雪山吃什么都能吃的挺香,顾雄飞有时候觉得他这模样很没出息,有时候又觉得他这做派十分可爱。他想问问叶雪山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北京,可是话到嘴边,犹豫片刻之后还是没能出口。很奇怪,他想,自己去年还挺讨厌这个私生弟弟的,怎么今年就开始变了感情?

    随即他对自己作了纠正——这不是我弟弟,我姓顾,他姓叶,根本就不是一家的人!

    “行了行了!”他毫无预兆的烦躁起来,伸手用力敲了敲桌沿:“一顿便饭,也没什么好的,至于让你吃个没完没了吗?你就有一点好,给什么吃什么,倒是容易养活。”

    叶雪山讪讪的放下筷子,捧起小碗又喝了一口粥。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他存着心事,无意辩驳,所以只是对着顾雄飞一笑。

    顾雄飞看着他又说道:“晚上带你出门见人,你把你那头发梳整齐了,别给我丢人现眼!”

    叶雪山暗暗吃惊,因为顾雄飞一直当他是不可见光的存在,甚至都没有正式承认过他的身份:“见谁?”

    顾雄飞漫不经心的答道:“我的一个老兄弟。我的兵往南走了,驻地就留给了他。你和他打个照面,往后从那条路上走,他能替我照应着你。”

    叶雪山很觉意外的笑了——原来混账大哥还真惦记着自己。

    叶雪山春天时把一只皮箱留在了顾宅,如今天气由热转冷,箱内的衣物正合时节。他上楼洗漱更衣,把自己收拾的衣冠楚楚。及至到了傍晚时分,他很高兴的随着顾雄飞上了汽车。

    汽车驶出胡同,顾雄飞摸索着抓住了他的手,用粗糙的手指捻他的手掌。叶雪山的手心总是热烘烘,不是个健康的表现。顾雄飞很想亲亲他的手背,可是当着前方汽车夫和卫士的面,他做不出来。

    叶雪山并未留意他的举动,一味的只是暗暗快乐,他已经不再执着的想要成为顾家人,但是能够名正言顺的真有个家,还是要比没有强;否则总像是大姑娘养出的野种,对人都没法介绍自己的来历。一旦实话实说了,又有嘴毒的说他是在招摇撞骗,比如陈美情。

    不过十来分钟的工夫,汽车停在了京华饭店的大门前。叶雪山随着顾雄飞向内进入雅间,迎面就见一名红光满面的大个子站在房内。一见顾雄飞到了,大个子哈哈一笑,粗声大气的嚷道:“少爷,你可是迟到啦!”

    顾雄飞一摆手:“贺占江,你别扯淡!”

    原来这位贺占江师长出身贫苦,成长的环境和顾雄飞相比,正是两个极端。贺占江知道顾雄飞是富家公子的出身,所以平日开起玩笑,总要唤他一声“少爷”。如今他把双臂抱在胸前,先是对外吆喝一声,命令上菜;然后又打量着顾雄飞和叶雪山,笑嘻嘻的说道:“嘿嘿,有意思,少爷今天带了个小少爷。”

    顾雄飞没理他,径自拉开椅子落座。贺占江不通礼貌,也跟着在对面坐下了。叶雪山孤零零的站在门口,似乎不好说坐就坐,然而伙计已经挑起门帘上菜来了,他原地不动又会挡路。飞快的思索了一瞬,他悄悄的坐到了顾雄飞身边。

    当着伙计的面,顾雄飞没说什么,等到菜上齐了,门帘也放下了,贺占江拧开一瓶白兰地,探身就要给他倒酒。顾雄飞抬手一挡:“老贺,你着什么急?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馆子里的东西没有干净的,你倒是涮一涮再用啊!”

    此言一出,叶雪山立刻伸手端起沉重茶壶,先绕过满桌佳肴走到贺占江身边,给他倒了一玻璃杯热茶,然后回归原位,主动为顾雄飞洗了杯碗。贺占江见样学样,不大耐烦的用热茶涮了涮酒杯,然后转身将其尽数泼到墙角:“我就不爱和你、还有杨总司令一起吃饭,讲究太多,这也不卫生那也不卫生,麻烦!”

    然后他对着叶雪山一扬下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谁吧?叫什么来着?姓杨还是姓柳?”

    顾雄飞答道:“姓叶!”

    贺占江连忙点头:“对对对,我就记得和树有关。”

    叶雪山刚刚洗净了自己的碗筷,听闻此言,抬头正要做出自我介绍;不料顾雄飞这时说道:“老贺,你看准了,往后他从你的地界过,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得保护他。”

    贺占江一边满口答应,一边再次抄起酒瓶。长长的伸了手臂给顾雄飞倒满酒杯,他随即把瓶口转向叶雪山。叶雪山刚要欠身谦逊,哪知顾雄飞出手一抬瓶口:“不用,他不久坐。”

    贺占江一愣:“要走?”

    顾雄飞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往后这保镖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