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25

    顾雄飞倚靠床头坐着,这时不禁抽了抽鼻子:“喝酒了?”

    叶雪山傻了傻气的笑出了声:“哈哈!”

    顾雄飞皱起眉毛:“大哥病得都起不来了,你还有心思出去喝酒?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哪里都不许去,再敢乱跑我打断你的狗腿!”

    叶雪山觉得这话挺耳熟,想了一想,原来是白天阿南说过的,就向前一扑,靠在了顾雄飞的胸前,磕磕绊绊的自言自语道:“又、又要……打断狗腿呀……”

    抬手搂住顾雄飞的脖子,他欢天喜地的闭着眼睛笑:“大哥,我想喝水。”

    顾雄飞伸长手臂,从床边的小桌上端过茶杯:“小王八蛋,我还得伺候你!”

    叶雪山醉醺醺的闹了一夜,睡一阵醒一阵,一旦醒了,就必定要纠缠顾雄飞。幸而顾雄飞白昼睡了许久,所以夜里精神焕发,可以陪着叶雪山撒欢。

    到了凌晨时分,顾雄飞有些累了,又见叶雪山也不再动,便打算闭目休息,不料刚刚躺好,嘴唇上便是软软的一暖。睁眼一瞧,却是叶雪山把一只手伸了过来。

    顾雄飞接住那只手,一边温柔的亲吻,一边去看叶雪山。叶雪山双目炯炯,似乎已然退尽了醉意。双方在稀薄的晨光中对视片刻,末了就心有灵犀的相拥在了一起。

    顾雄飞的气息暖融融的呼出来,扑在叶雪山的耳根。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光里,顾雄飞忽然说道:“陪大哥一辈子吧。”

    叶雪山收紧了手臂,清晰答道:“当然。”

    135、扬帆远行

    顾雄飞在沈公馆安安逸逸的休养几日,眼看着身体要无大碍了,结果半夜下床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要好未好的脚踝重新扭伤,从此只能金鸡独立。

    金鸡独立虽然不好受,但是也不耽误他办正事。他先通过电话向段将军百般致谢,又把顾宅管事人从北平叫了过来。管事人听说他又要出远门,反应十分麻木,只问:“大爷,这回您要去哪国啊?”

    顾雄飞略一思忖:“这个……不一定,我先南下住一阵子。”

    管事人点了点头,又问:“走几年啊?”

    顾雄飞答道:“时间也是不一定。不过仆人厨子都可以遣散,留几个看房子就行了。这边租界里的房子也快到期了,你过去带着人收拾收拾,提前把房交给房东;家里的东西都运回北平,别遗漏了。”

    顾雄飞平时不大关注家事,如今想要远走,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安顿家宅。对着懒洋洋的管事人,他越说越细,最后滔滔不绝,竟是没完没了。而叶雪山趁此机会,便溜了个无影无踪。

    阿南在胡同口下了黄包车,顺手买了两屉刚出锅的热包子,想要带回家里充当午餐。踩着新落的薄雪一步一步走进胡同,他远远的就看自家门前蹲着个人——西装革履,还是个挺体面的人。

    他愣了一下,一颗心随之大跳起来。加快脚步走到近前,他弯腰一拍对方的肩膀:“哎,你怎么来了?”

    叶雪山抬起了头,礼帽帽沿的阴影之下,眉毛和睫毛都结了冰霜,鼻尖耳垂也全冻成通红。对着阿南抿嘴一笑,他很费力的站了起来,原来怀里还抱着个半大不小的包袱:“你干什么去了?我等了你一个多小时,都快冻硬了!”

    阿南快手快脚的开了院门,一边把他往院里推,一边气哼哼的埋怨道:“你怎么说来就来?我要是中午不回家,你怎么办?”

    叶雪山轻车熟路的进了正房,在扑面的暖风中打了个大喷嚏。摘下礼帽撂在窗台上,他把怀中的包袱往桌上一放:“前几天我做衣服,给你带了一件。”

    阿南放下包子,先从厨房炉子上拎来水壶,倒了一杯热水给叶雪山喝,然后才腾出手来解开了包袱。抖开新衣服一瞧,原来是件厚呢子大衣,双排纽扣,系着腰带,款式倒是摩登得很,租界里的外国青年一到冬天,几乎全是这个打扮。叶雪山放下茶杯,上前翻开大衣告诉他:“看看,里面加了一层绒里子,很暖和的,穿它比穿棉袄强。”

    阿南把大衣搭在椅子上,伸手捻了捻薄厚,心里是高兴的,可是嘴上不肯客气:“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叶雪山抬手一拍他的后背:“要走也得和我的小兄弟说一声啊!”

    阿南脱了外面的棉衣裳,穿了大衣试了试尺寸,尺寸正好,分毫不差。飞快的把大衣又脱下来,阿南想自己长了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关心了自己的穿戴。

    眼看叶雪山把茶杯放在了桌上,他端起来也喝了两口热水,一边喝一边偷眼瞄着叶雪山,就见叶雪山从纸口袋里拿起热包子,整个儿的塞进了嘴里,显然是不但冷,而且饿。

    一口气吃了三个包子,叶雪山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对阿南说道:“船票已经到手了,后天下午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