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26

    阿南抬手握住了他的手,没说话。

    叶雪山不着痕迹的抽出了手,重新戴上了手套。抬头正视了阿南的眼睛,他忽然傻里傻气的笑了一下,露出一排好看的白牙齿。随即张开双臂抱住阿南,他在对方的后背上用力拍了几巴掌。阿南在这短暂的相拥中闭了眼睛,同时就听叶雪山在自己耳边说道:“你多保重。”

    然后,叶雪山松开了手。摸出怀表又看了看时间,他发现自己耽搁不得了。

    转身回到人群,他推着轮椅向前走去。走了没有几步,他侧身又对阿南挥了挥手,口中大声喊道:“阿南,再见!”

    阿南没有回应,单是肃穆而又悲哀的凝望着他。叶雪山转向前方继续走了,他依然还是凝望。

    当叶雪山的背影最终消失在人群之中时,阿南把两只手插进大衣口袋里,转身独自踏上了来路。

    他想他会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来忘掉叶雪山——不是放下不想,而是彻底的忘。

    如果一年之后还是忘不掉,那他就去寻找对方。

    小文负责买船票,买的晚了一点,没有买到头等舱,只好包下了一间二等舱。好在二等舱除了比一等舱多出两张床位之外,其余也不差什么。这是一艘一万吨的英国轮船,乘客极多,叶雪山拼死拼活的才把顾雄飞推过栈桥。把轮椅交还给了小文,这两人手忙脚乱的登上舷梯,一路走了个乱七八糟。好容易进入舱内,两人一起挤成了急赤白脸。把皮箱扔到空床上,叶雪山礼数周全,忙又赶去了甲板上。小文很狼狈的挤回了岸边,正和叶雪山遥遥相望。在悠长的汽笛声中,叶雪山抽出一条白手帕奋力的挥了几挥,摆足了远行人的架势,随即就趁乱又跑回船舱里去了。

    刚一进舱,他便被顾雄飞逮了住:“你跑到哪里去了?”

    叶雪山理直气壮的答道:“小文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总不能上了船就不理他吧?你腿脚不方便,还不许我出去挥手告别?”

    顾雄飞被他堵的没了话,张口结舌的坐在了床头枕边。叶雪山不理他,自顾自的脱了外衣搭在皮箱上,又通过窗子向外张望。眼看轮船是当真了,他出去拎了一壶开水回来,小心翼翼的沏了两杯热茶晾上。

    这回他算是全忙完了,把两只湿手在裤子上拍了拍,他紧挨着顾雄飞坐了下来。

    “大哥?”他逗趣似的轻声唤道。

    顾雄飞受了他的抢白,有些憋气,所以不打算回应。

    叶雪山满不在乎,一转身向后靠到了顾雄飞的怀里,双脚相蹭着脱了皮鞋,也抬上去架到了床尾栏杆上。很慵懒的长出了一口气,他把头一仰,还舒服起来了。

    顾雄飞无可奈何的低头看他。弟弟是个伶牙俐齿的厚脸皮,哥哥又能怎么样?

    叶雪山扬起一只手,摸索着贴上了顾雄飞的嘴唇。手背上软软的一暖,是顾雄飞亲吻了他。

    他莫名的感到了安心,于是嬉皮笑脸的又喊了一声:“大哥?”

    顾雄飞搂住了他,很威严的斥道:“猴崽子,有话就说,乱叫什么?”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此结束,后面会有几篇很轻松的番外O(∩_∩)O~

    番外:

    136、沈家的孩子们 ...

    在一个寒冷而又阴凉的午后,顾雄飞和叶雪山走出上海十六铺码头,一边前行,一边寻找沈二小姐的身影。沈二小姐离家太久了,顾雄飞几乎忘记了对方的容貌;只记得最后一次相见之时,沈二小姐还在读中学,是个粗声粗气的高个子大丫头。

    他的脚踝还是疼痛,一手拄着手杖,一手拎着皮箱。叶雪山跟在一旁,两条手臂受了皮箱的坠,几乎要直不起腰:“大哥,人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