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2

    曾经有一个人对他说过一句话:吃亏一定要吃在明处。

    只有最没本事的人才会忍气吞声。因为你越是忍,越是表现的宽容大度,别人越是会翻着倍地踩你。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变态。

    资料室的小张虽然唠叨了点儿,但是有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徐悠确实还没有和隆盛签正式的合同。

    为这个事儿,陈树已经急出了一嘴的泡,但是徐悠却一点儿也不着急。按他的话说,老子费劲巴力的刚从国企那口深井里爬出来,总得先开开眼,见见世面才好决定去攀哪根高枝儿。隆盛也不错,但是也不一定非得是隆盛不可。

    他是隆盛的副总林成虎亲自从三建挖来的,林成虎当年也是三建的技术人员,两个人虽然没有共过事,但是彼此都有耳闻,也因为这样一层关系,徐悠没有经过太多的犹豫就接过了林成虎递出的橄榄枝。正好那时候他跟三建的领导也闹得不可开交,能有这么一个机会跳出三建,徐悠其实也暗中松了口气。也正是因为两个人之间这种微妙的信任感,徐悠才会连合同都还没看,就先夹着包裹进了现场。

    林成虎是个很负责任的人,拿合同的事儿也先后催了他好几次。徐悠琢磨着,自己已经走马上任快两个月了,基础设施都起的差不多了,还不签合同的话,就算林成虎不着急,其他人也会担心他干到一半儿会撂挑子跑路吧。要不今天开完会就给林成虎打个电话把合同的事儿敲定了。反正隆盛给的待遇比他在三建的时候翻了一倍还不止,而且自己签过来之后,直属上司就是林成虎,徐悠对这两点都感觉挺满意。

    现场的碰头会定在了主控楼顶楼的会议室,徐悠带着陈树进来的时候,各施工队的技术人员都已经过来了,林成虎也在,看见徐悠的时候颇有些不满地冲着他扬了扬手里的资料袋。徐悠心领神会,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抬起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他开会一向利落,有事说事,没事就把人放回现场去赶进度,绝对没有长篇大论的废话。陈树这头刚把变更后的图纸分发给几个技术员,徐悠已经拿出变更单开始一条一条地解释。变更解释完了,技术员再把这两天遇到的技术问题反馈上来,这会基本上就开完了,把会前的寒暄算上也不超过一个小时。

    徐悠在变更前的图纸上加了“作废”的印章和自己的私章,清点了一下之后交给陈树送回资料室,正想着再叮嘱一下今天D区要进设备的事儿,就见长桌对面的林成虎站了起来,冲着自己身后点了点头,“庄总,刘总,你们怎么过来了?”

    徐悠听林成虎说过,隆盛的老总姓刘,祖父曾经是马来西亚的橡胶大王,到了他父亲一辈才把家族生意转回国内。不过,怎么又多出了一个庄总?

    徐悠一边琢磨一边站起身,一回身就见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身旁跟着几个助理模样的男女。徐悠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一位站在门边的年轻男人。这人年龄和自己相仿,个子不高,眉清目秀的一张脸上挂着温和无害的微笑。

    徐悠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真他娘的冤家路窄。

    这人以前也是三建的工程师,比自己晚两年进厂,名叫苏成泽。挺狂的一个人,从他进厂徐悠就看他不顺眼,也曾经揪着他的失误整过他几次,没想到两个人又在这里碰上了。徐悠的心情立刻打了个折扣,他前年就听说这小子嫌南方的一个工地条件差,一气之下跳槽走人,没想到居然也跑到隆盛来了。

    就这么一个对视,苏成泽显然也认出了他,嘴角挑了挑,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呦,徐工,好久不见。”

    徐悠冷眼看着他,没出声。他的礼貌也是分人的,对着这么一个因为嫌弃宿舍没有独立卫生间就能撂挑子不干的人,他实在客气不起来。

    苏成泽转头对旁边的人笑着说:“庄总,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徐工,也是三建出来的。据说是行业内最年轻的总工。”本来是挺好的一句话,被他用一种刻意奉承的调子说出来,怎么听都有股子嘲讽的味道。

    徐悠也回给他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想当总工的人多了,有的人有能力但是工作态度不行;有的人工作态度行但是没能力;也有的人就像你一样,既没有工作能力,也没有工作态度。连条件差一点儿的宿舍都受不了,要想别人看得起,也实在不容易。”

    苏成泽脸色微变,正要开口就听旁边的男人笑着说:“都是三建出来的优秀人才,以后合作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苏成泽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

    徐悠心里却打了一个激灵,顿时警觉起来:跳槽之前,林成虎说的清清楚楚,前进区的这个项目交给自己全权处理,怎么到这儿又变成合作了?

    徐悠扫了一眼被苏成泽称为庄总的男人,一眼看过去,竟也莫名其妙的觉得眼熟。徐悠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他几眼。

    这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身高至少超过了一米八,比身旁的苏成泽足足高出一头来。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装衬着他宽肩细腰的好身材,风度翩翩的活像T台上走秀的模特。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有一张十分醒目的脸,剑眉星目,眉宇之间迫人的气势令他的英俊几乎显得霸道。

    还是很眼熟,但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徐悠对这一点感觉不可思议,单凭这么出色的外表,他也觉得自己没理由会记不住这么个人……

    庄总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徐悠,脸上慢慢的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久仰大名,徐工。”

    徐悠客客气气地冲他点了点头,“你好。”

    庄总嘴角的笑容加深,眼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嘲意,“徐工真是贵人多忘事,才几年不见,真的不记得我了?”

    徐悠茫然地看着他,心里却骤然间生出一丝不那么美妙的预感来。

    庄总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一个冷笑,他紧盯着徐悠,一字一顿地说:“那你一定不记得庄少东这个名字了?”

    庄少东?!

    徐悠只觉得头皮一麻,他怎么能把这个人忘了呢?!

    2、冤家路窄

    一直到会议室里的人重新落座,徐悠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