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3

    徐悠心里为自己的懒惰庆幸不已。看来老天也发现自己已经倒了那么久的霉,终于大发慈悲地可怜起自己来了。

    徐悠笑容满面地站了起来,语调里透着不加掩饰的愉悦,“几年前,徐某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自然没有什么资格在庄少面前谈什么坚持,什么原则。几年过去了,虽然还是没有什么长进,但是坚持一下自己的底线还是做得到的。”

    “坚持?原则?” 庄少东冷笑起来,“我们现在谈的是工作,我是你的上级,你要服从我的安排。跟我谈坚持,徐悠你幼稚不幼稚?”

    “如果真是考虑你的工程,你就不应该安排两个负责人。庄少东,我不相信以你的智商你会不知道两个负责人只会相互制肘,拖进度的后退。” 徐悠的眼神像两把刀子似的扫了过去,嘴角却挂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你的意思,不过是想换负责人又不想主动提出来。毕竟主动提出来的话,按照合约你得对我进行赔偿。这么赔本的事情,庄少自然不会做。”

    庄少东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你想多了。”

    徐悠笑容加深,仿佛正在谈论的是一件十分令人愉快的事儿,“如果是我受不了,主动提出不干了,按照合约我得对你进行赔偿。这样,你又可以把碍眼的负责人挤走,又不用承担什么损失。庄少,好心机啊。”

    庄少东微微挑眉,“我说,你想多了。”

    “在庄少面前,宁可多想,也万万不敢少想。”徐悠笑容可掬,眼神却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当年就因为不识好歹,险些被你逼到死路上去。现在我要是再不识趣一点儿主动滚蛋,说不定又要劳您费心的给我琢磨什么罪名了。我现在年纪大了,折腾不起。所以,还是不奉陪了。”

    “你想清楚了?”庄少东挑了挑嘴角,“主动毁约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徐悠大笑,“你看,要推测你会做出什么事情真的不难。”

    庄少东的脸色有点儿难看,“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的本意并不是要赶你走。”

    徐悠反问他,“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3、输了一招

    庄少东被他噎了一下,眉眼耷拉下来,“所谓的坚持原则都只是幌子吧,实际情况就是你不负责任地撂挑子不干了。”

    徐悠举起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他的五官原本就极其出色,这样一个小小的手势衬着他眼睛里似笑非笑的神情,无端的有种魅惑人心的风情。庄少东看着他那根修长白皙的手指,眼神微微一动。

    “就因为负责,所以才要撂挑子。”徐悠慢条斯理地笑了笑,“一是我对你这样识人不明的领导没信心;第二,我对苏成泽这种蠢猪一样的队友没信心。我徐悠也是做过总工的人,不能把自己的招牌砸在您二位的身上。真要跟着您二位把这个工程干下来,以后在行业里,我也甭想再混了。”

    这话说的相当不客气。不光庄少东的脸色变了,苏成泽的脸色也变了,其余无辜被卷进来的炮灰听众们更是恨不得自己消失了才好。

    “徐悠,你别太狂妄了。”苏成泽被他骂得有些气急败坏。

    徐悠似笑非笑地斜了他一眼,“在你面前,我还真有狂妄的本钱。你水平怎么样,咱俩心里都清楚。”

    “遗憾的是,现在要走的是你。”苏成泽微微挑起下巴,带着一抹自得的神色冲着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我赢了。

    徐悠耸了耸肩,“那还……真是遗憾。”

    苏成泽正要反击,就见庄少东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本来是很平常的动作,不知怎么,由这个男人做来就带着几分暧昧难言的味道。

    徐悠心中一动,不由得抬头看了过去。苏成泽正从庄少东脸上收回视线,嘴角微微翘着,倒有点儿像是撒娇的模样。

    庄少东放开苏成泽的手,转过头望着徐悠一本正经地说:“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合作。”

    隐约猜到了苏成泽和庄少东的关系,徐悠更加不想去蹚这趟浑水了,“客气话咱们就不用多说了。我是不会答应这种条件的。”

    “是么?”庄少东垂下眼睑,漠然问道:“那违约金怎么算?”

    徐悠扫了一眼脸色阴郁的林成虎,冲着庄少东流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不好意思,庄少,我和贵公司并没有签订什么合同。不存在什么违约金的问题。”

    庄少东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望向林成虎。林成虎翻来覆去地摆弄着手里的资料袋,对他们的谈话仿若未闻。庄少东的视线又转到了刘总身上,刘总轻咳一声,“老林,怎么人都上了两个月了,合同还没签?”

    林成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幸亏没签,这要是刚签了合同转头就让人赔钱,以后谁还信我的话?”停顿了一下,林成虎又说:“就算不在隆盛讨饭吃,我还得在这一行里混呢。这种名声传出去,以后我也甭想再混了。”

    这话说的就比较严重了,刘总自然听得出林成虎话里的不满。不过由于庄氏的横插一脚,自己现在说的话并没有多少分量,又碍着庄少东在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低着头假装看手机。

    林成虎扫了一眼刘总,颇有些气馁地拿着档案袋拍了拍会议桌,“没事的都回去干活,闲得无聊都坐在这里听八卦?你,陈树,回去收拾徐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