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9

    徐悠一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我打车。”

    “这是郊区。”庄少东看着几乎要撞到门框上去的徐悠,有些无奈地拽了他一把,“外面连公路都还没修,哪儿有出租车让你打。”

    徐悠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被他这么拽着,木偶人似的就跟了出去。怎么下楼,又怎么进了庄少东的车,徐悠几乎没有印象了。

    感觉到自己被塞进一个软软的座位,徐悠几乎立刻就睡死了过去。

    10、见鬼的世界

    徐悠睡得很不舒服。一方面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疲乏,另一方面他的意识却始终沉在浅睡眠的状态中,仿佛下一秒钟就会醒,却又偏偏醒不过来。沉重而又粘腻的感觉令人不安,转而加深了疲倦,像被梦靥压住了似的。直到一声清脆的鸟鸣传入耳中,徐悠才勉勉强强睁开了眼睛。

    他半躺在陌生车子的副驾驶座里,身上盖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铁灰色的西装外套,衣领上还染着香水味儿,淡淡的木调,清新如雨后的竹林。徐悠觉得这个味道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但并不是令人感觉愉快的记忆。

    车窗放下来一半,车窗外是一排整齐的梧桐树,明亮的阳光穿过头顶茂密的树冠,斑斑点点地洒落在人行道上。灌木丛的后面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坪,碎石小径将绒毯似的草地分割成了各种不规则的形状,再远一点儿的地方是一个安静的小湖,湖边的游廊里零零星星地坐着几个游人。

    空气中漂浮着仲春时节特有的温暖馥郁的味道,让人不自觉地就会放松神经,沉入这安谧的氛围里去。

    眼前的景色让徐悠有种眼熟的感觉,在哪里见过似的。似乎很久之前的某天,他曾经从这里路过。不过徐悠才刚睡醒,浑身酸疼,懒得费心思去想这些不着调的问题。他靠在座位里伸了个懒腰,深觉这一觉睡得比不睡还难受。

    驾驶座上没人,周围也没什么人的样子。徐悠在琢磨这到底是谁的车时,后知后觉地想起临下班的时候似乎碰见了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家伙……

    这该不会是庄少东的车吧?

    自己上了他的车?

    而且还睡着了?!

    徐悠瞥了一眼被他叠起来放在驾驶座上的那件西装外套,心情忽然郁闷了起来。自己到底是有多困啊,居然眼都不睁的就跟着人走了?

    徐悠很想掉头就走。他是真的不愿意跟庄少东打照面。但是人家的车停在这儿,还是挺贵的车,万一丢了,回头再赖上自己,这事儿可就说不清了。徐悠一点儿也不想冒险担这种责任。他一向觉得庄少东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的主儿。

    犹豫来犹豫去,几分钟之后,徐悠就看见庄少东拿着两罐可乐穿过草坪慢慢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会儿走是不会有丢车的嫌疑了。但是就这么掉头走了,会显得自己很没有气势。徐悠琢磨了一会儿,索性靠在车门上大大方方地等着庄少东过来。

    “醒了?”庄少东上上下下打量着他,顺手把手里的饮料罐递了过来。

    徐悠在心里别扭了一下,面上却纹丝不动地接了过来。他的脑子里还有些昏沉,一触碰到冰凉的饮料罐,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可乐是他除了酒之外最喜欢的饮料,不过这个习惯没几个人知道。

    庄少东手里那罐可乐并没有打开,见徐悠只是低头喝饮料,便没话找话地说道:“你上车光说了去南区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你住在哪个小区,就先停在这儿了。这个公园人挺少的,比较安静。”

    徐悠点点头。脑子里飞快地琢磨了一下:用道谢么?

    庄少东把自己手里的饮料罐也塞进了他手里,“走吧。我送你回去。”

    徐悠看了看手里的可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他虽然不至于反感别人会这么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话,但是他认识的庄少东不应该是这么温和的样子。这种莫名其妙的改变让徐悠觉得十分别扭。

    “不用了,”徐悠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庄少东已经绕到了驾驶座一侧,听到这句话,飞快地侧过头瞥了他一眼,“从你现在的位置到公园最近的门需要步行二十分钟,出了门到最近的公交站点要步行十分钟,还不一定有你要乘坐的路线——你确定真要自己走吗?”

    徐悠小小地挣扎了一下,转头坐回了车里。他平时虽然也跑个步、健个身什么的,但是在连着加了一个礼拜的班之后,再让他走这么远的路,那还真不如在庄少东车里再坚持一会儿,反正也坐了好几个小时了。

    庄少东将他眼里的纠结看的一清二楚。见他拿着可乐又坐回车里,忽然觉得徐悠这副自己跟自己较近的模样也挺有趣。这人出来进去总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劲头,没想到也会流露出这么孩子气的表情。

    上了车,徐悠说了小区地址就不打算再开口了。庄少东之所以要送他回家,除了徐悠在工作上的拼命劲儿让他有点儿感动,他还想找个机会跟徐悠好好说说话。虽然不指望多年的冤仇一夕就能化解,但是好歹这个工程还指望着徐悠坐镇,搞好关系总是不会有错的。不过,徐悠下楼的时候就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一直睡到现在,人看着是清醒了,估计新仇旧恨也都想起来了,一点儿跟他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庄少东估摸着,要不是他刚睡醒口干舌燥的,这两罐可乐还不知道肯不肯赏脸接受呢。

    不过就算对两人之间的情况心知肚明,庄少东还是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于是,他开始没话找话说。

    “徐工,谭设计那边是开始出图了吗?”

    徐悠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