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1

    12、一百万

    平台上管道的垫片都换完了,徐悠带着陈树跟技术员小张一起核对了一下数目,就在变更单上签了字。等小张带着工人拖着箱子去了库房,徐悠正要带着陈树回办公室,一转身却看见庄少东跟苏成泽两个人顺着竖梯爬了上来。

    徐悠心说,苏成泽穿着工作服也就罢了,庄少东一身笔挺的西裤衬衫,拐过去往前走不到一百米就有楼梯,没事非要爬竖梯,这都什么毛病。他对这两个人都没什么好印象,也懒得跟他们寒暄。正要带着陈树回办公室,就听身后苏成泽喊他,“徐悠!”

    居然直呼其名。

    徐悠更是懒得理他,头也不回地朝楼梯那边走去。陈树跟着他后面,瞟了一眼趾高气扬的苏成泽,轻轻哼了一声,“什么玩意儿。”

    徐悠斜了他一眼,“行了啊,该干嘛干嘛去。”

    陈树撇了撇嘴,“我跟小张工去一趟库房。变更单在我这儿呢。”

    “去吧。”徐悠嘱咐他,“别忘了给谭飞打电话催一下施工图。”

    陈树答应了一声就追着前面的小张走了。

    徐悠正琢磨该不该找林成虎催一下E区的设备,就听身后庄少东的声音喊道:“徐工,E区的垫片都还完了吗?”

    徐悠正在想事儿,没怎么过脑子,顺嘴就答道:“没,还差上面两层平台。”等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徐悠心里有点儿小郁闷,不过表面上还是纹丝不动地冲着两个人点了点头,“庄总,苏工,出来散步?”

    “你什么意思?”苏成泽的小脸立刻冷了下来,“你出来就是工作,别人出来就是闲逛?”

    装置上的工作人员偶尔在现场碰面,也会嘻嘻哈哈地互相打趣一番。徐悠这句话其实只是顺嘴一说,并没有什么挖苦的意思。无奈他给人的印象就是嘴巴不饶人,尤其听众又是个有心病的苏成泽,徐悠这会儿就算是有心解释,苏成泽也不一定会相信。

    徐悠耸了耸肩,“你觉得是啥意思就是啥意思吧。”

    庄少东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舒展开来,像没注意到这两人之间的呛火似的问道:“设计院的施工图是不是快好了?”

    “就这两天,送过来了我让人通知庄总。”徐悠点点头,不想再跟他们多费口舌,刚转身走出两步,就听背后苏成泽酸溜溜地说了句,“派头真足,真当自己有一百万的身价啊?”

    听到这句话,徐悠反而笑了。他收住脚步,回过身看着苏成泽,脸上是发自内心的愉快笑容,“是啊,我当初可是跟庄总开价两百万的。大概庄总也觉得我价码开得高了点儿,所以只给了一百万。”

    庄少东淡淡瞥了他一眼,目光中微微透出无可奈何的神色。

    苏成泽却没有注意到他这个眼神,他只顾死盯着徐悠,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你真敢要啊,敲诈吧?!”

    “对啊,我就是敲诈。”徐悠冲着他摊开双手,笑得那叫一个欠揍,“他可以不同意啊。”

    苏成泽斜了庄少东一眼,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受了打击的表情看起来竟然是有些委屈的。

    徐悠心说真TM的腻歪,真想找我吵架就好好吵,一边吵着架,一边还不忘了借机撒娇,苏成泽你至于么?

    “别跟我摆出这么一副受欺负的表情,”徐悠很不客气地拉下脸,“我不吃你这一套。我为什么能敲诈成功你比谁都清楚。”

    “你……”

    “我还有事,就不给你们二位的感情升华添砖加瓦了。慢聊。”

    徐悠扔下这句话转头就走,心里却有些忿忿。苏成泽这小子其实是来炫耀自己有人罩着的吧?其实是把他自己当老板娘了吧?还嫌自己拿的多?我拿的是你苏家的银子么?不管一百万还是两百万,跟你有个毛的关系?!

    徐悠分不清是跟谁生了一会儿闷气,又觉得自己有点儿闲得无聊。手里一把子活儿都忙不过来呢,他跟这么个人头猪脑生什么气啊,真是……

    果然二缺这种毛病是会传染的。

    庄少东目送徐悠离开,心里的感觉多少有点儿复杂起来。

    他觉得徐悠最后那句话其实是在隐晦地挖苦他的性向。毕竟他曾经那么起劲儿地对付徐悠和自己的小叔。当年的他,带着自己的帮手,一手打着道德的大旗,一手握着家族的命门,硬生生把人家两人给拆散了,回头自己就跟个男人出双入对的……怎么看都挺不是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