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2

    看了看腕表,才刚刚十一点。徐悠有些无聊地拿着一支水笔在指间转来转去,有点儿犹豫要不要给赵晓琪打个电话取消下午的购物计划。

    那天他在黄海涛的酒吧里不过顺嘴说了几句要寻找春天的酸话,结果黄海涛转头就给赵晓琪打电话,替他定好了逛街购物的计划。其实那几句牢骚在徐悠自己看来,不过是一种感慨年华老去的象征手法罢了。可惜在座的都是一帮大老粗,谁也没有领会中华语言博大精深的内涵。

    徐悠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多少有点儿怵头逛街,尤其陪着他逛街的还是赵晓琪这个穿着八寸高跟鞋逛一下午商场不会脚疼的神奇生物。不过以徐悠的经验来看,带着个美女一起去购物还是很有效率的,因为她们永远都知道你想要的东西被安置商场的哪一个角落。虽然赵晓琪过分直接的性格让人有那么一点点头疼……

    徐悠正在琢磨逛街的问题,就觉得会议室里的气氛微妙的发生了变化,几个技术员不知何时停止了讨论,正齐刷刷地看向他身后。徐悠顺着他们的视线转过身向后看,这才发现会议室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推开了,两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提着大包小包正往里走。随着大门推开,一股食物的香气也飞快地在会议室里弥漫开来。

    几个技术员连忙站了起来,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会议桌上的图纸资料,一边议论今天的午饭送来的比平时要早。

    徐悠也忍不住耸了耸鼻子,“这是……食堂换厨师了?”

    离他最近的那个青年人忍不住笑了一下,“这是紫晶石饭店的外送。”

    徐悠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年轻人的胸前的口袋上绣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花朵形标志,下面还有饭店名字的字母简写。紫晶石饭店要算是岛城比较早的西餐厅了,据说最早是一对俄罗斯夫妇开起来的店,牛排和甜点都很有名。

    “搞错了吧?”徐悠心里有点儿嘀咕。这要是送错了的话两个小孩可就麻烦了,从岛城到南区这边,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一个小时,饭菜跑了味儿就送不出去了,说不定老板还要从他们工资里扣钱呢。

    “不会错的。”小伙子又乐了,“客人点了四份黑椒牛肉饭、四份蜜汁排骨饭、四份香煎鳕鱼饭;还有十二份柠檬茶和甜点。”

    徐悠和几个技术员面面相觑。隆盛就算再有钱,也不可能给员工在这么高级的餐厅定午餐。何况厂子里的职工食堂已经开起来了,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但胜在方便。最近一段时间徐悠一直跟着他们吃食堂送的盒饭。

    “谁定的?”徐悠打开一个甜点盒看了一下,是榛仁小蛋糕。

    年轻人还没开口,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笑着说:“是我定的。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总吃食堂估计大家都吃腻了吧。”

    几个技术员都笑了起来。

    徐悠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庄少东这副姿态假的很。不就是想跟厂子里的技术人员拉近关系么,不就是想修补修补因为苏成泽的缘故给自己的形象带来的负面影响么。他看了看庄少东身后,果然苏成泽没跟着一起来。

    绝对是故意的。徐悠幸灾乐祸地想:这会儿别看他演戏演的挺美,回家之后苏成泽还不定得怎么闹腾呢。

    庄少东像是察觉了什么,目光淡淡扫了过来,要笑不笑地在他脸上晃了一圈又收了回去,“不知道大家的口味,我看着点的。大家没什么忌口的吧?”

    “没有,没有,”小张从他手里接过饭盒,笑嘻嘻地给周围几个人分,“咱们这工作,忙起来有上顿没下顿的,有口热的就知足了。这还是紫晶石的呢,庄总费心了。”

    “别客气。”庄少东把餐具推到方桌对面,又递了一盒鳕鱼饭给徐悠。

    这个动作他做的十分自然,自然到包括当事人在内的每一个人都没觉得这个略显亲昵的动作由他做来有什么不妥。徐悠并不是一个连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会注意到的人。不过,当庄少东撕开密封好的餐具包,把竹筷和汤勺递到他面前的时候,徐悠还是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一点儿……别扭。

    这是表示照顾他?还是单纯地想拉拉关系?

    徐悠郁闷地看了看庄少东,他正站在桌边给几个人分派甜点,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觉得无论怎么琢磨他都是自己想多了。大概是感觉到了徐悠的视线,庄少东把手里的两个甜点盒子都推到了徐悠的面前。

    “榛仁蛋糕和花生曲奇,”庄少东飞快地扫了一眼堆着餐盒的会议桌,压低了声音说:“味道还行,不太甜的。”

    徐悠更郁闷了。他对甜食的喜好,庄少东又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他这态度……这是想让别人觉得他们其实很熟么?

    徐悠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低头吃饭。

    庄少东看着他,嘴角不觉流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来。他觉得徐悠这个样子挺有意思的,一脸别扭样儿地做着孩子气的动作,还故意做的很隐晦,生怕别人看出什么来。

    庄少东笑着摇摇头,拉开椅子也坐了下来,挑了一盒排骨饭跟他们一起吃。会议室里的人加上他也才七个人,午饭定了十二份,加上他也还是多。

    小张他们头一次跟庄少东同桌吃饭,起初都有些端着,不过聊着聊着也就慢慢放开了。庄少东今天穿的又是一件很随意的T恤衫,看起来远比平时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多了几分亲和感。其实说起来会议室里的几个人年龄都差不多,放下身段之后还是挺有共同语言的。

    徐悠见他们没人碰甜点,便找了个空的餐盒,把那些小点心都收了进去。

    庄少东看着他的动作,好笑地问道,“打包带哪儿去?”

    “带回家吃。”徐悠头也不抬地收好甜点,又扫了一圈会议室,伸手指了指小张,“别人我就不说了。小张,你的施工报告,最迟明天下班之前交给我。”

    小张立刻流露出一脸苦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