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18

    “跟我没关系。”徐悠撇清自己,“那是你自己的事儿。”

    “对。”苏成泽苦笑,“我自己的事儿。自作自受。”

    徐悠不怀好意地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做……受嘛,其实苏成泽一看就是个不好养活的受,事儿又多,性子又张狂到不知好歹的程度,还挺爱撒娇。徐悠很讨厌看到男人撒娇,尤其是在他面前撒娇,那会让他觉得是在有意炫耀——这两条苏成泽都做到了。所以徐悠自然会格外看他不顺眼一些。

    “霍尼韦尔公司下半年有个技术培训,庄少东已经给我安排了一个名额。”苏成泽抬起手轻轻揉了揉额头,“半年之后是什么情况,我也说不好,也许还在隆盛,也许换一家公司。”

    徐悠听说过那个培训,原来在三建的时候公司也会定期安排技术人员出国培训。徐悠顿时觉得苏成泽真是走了狗屎运,他这会儿要是还留在人才济济的三建,真不一定能申请到这样的名额。

    “挺好。”徐悠想了想,补充一句,“你运气不错。”

    “运气不错?”苏成泽似乎想笑,可是浮现在他脸上的却是一个悲伤的表情,“你这么聪明,怎么会听不出来我要说的意思呢?”

    徐悠沉默了。他有点儿怀疑苏成泽想说的是不是他心里猜测的那个意思……

    平心而论,他确实不看好苏成泽和庄少东这两个人凑一对。两个人之间的身份相差太悬殊,在一起也难免会让人误会他别有用意,就像当年的他和庄仕杰一样。而且庄少东有那样一个厉害的老妈,徐悠压根不觉得庄少东会为了什么人跟她过不去。最重要的一点,苏成泽这样的年轻气盛,对于埋伏在前路上的狂风骤雨,他有足够的准备吗?

    徐悠不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单纯的只是玩一玩,但是要说两个人有多认真……似乎也没到那种程度。不过庄少东那样的人,居然肯花心思替苏成泽的未来做打算,这就挺难得的。

    徐悠给自己点了支烟,口不对心地点了点头,“嗯,挺有心。”

    “有什么心,”苏成泽的眼圈微微一红,又飞快地憋了回去,“他心里……有人了。”

    “嗯?”徐悠愣了一下,很警觉地瞥了苏成泽一眼。听听八卦是可以的,不过他可没打算给什么人当知心大哥。

    “霍尼韦尔的培训结束之后有个证书。”徐悠开始不动声色地打岔,“我跟你说,这个培训你好好上吧,半年强化下来你的语言关就过了。以后无论你到哪个公司,再有对外这一块,你都没问题了。”

    苏成泽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徐悠,我不是跟你兜圈子来的。你真没觉得庄少东看你的眼神跟看别人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徐悠轻嗤,“现在掩饰得好多了,又有公事求到我头上,当年,他可是恨不得买凶宰了我呢。”

    苏成泽敏锐地抓住了这句话当中的关键字眼,“当年?”

    “你别想多,不是闹恋爱的事儿。只是……有过节。” 徐悠看了看他,眼神里透出几分恍然大悟的神色,“哦,所以你今天这是来砸场子了?自以为发现了什么奸情,跑我这儿来讨说法来了?”

    苏成泽没有出声。这是他最初的打算没错,但是见了面才发现,真实的情况跟他所预计的情况竟然完全是岔开的。

    这让他有点儿不知所措。这会儿要是跳起来喊什么你离他远点儿之类的,徐悠会把自己当成一个笑话,直接笑死过去吧?

    “你大可以放心。”徐悠推开空了的可乐杯,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这人什么都玩,但是不玩撬墙角那种把戏。我对你说的那个人也没这方面的意思。你看,这世界上男人满地都是,他身上又不是多长了什么别人没有的零件,家世背景又那么复杂。我跟谁玩不是玩,干嘛非要给自己找麻烦?我吃饱了撑的?”

    苏成泽撇了撇嘴,“你嘴巴真毒。”

    “说实话而已。”徐悠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斜着眼睛打量他,“看不出,你恋个爱还挺认真的。啧。”

    一句话说的苏成泽悲从中来,眼圈顿时红了。

    “不过你可真够二的,”徐悠看着他的红眼睛,很是恶趣味地笑了起来,“庄少东跟你分手,你重点得抓住他呀,满大街找奸夫有个屁用。人家顶你一句:庄少东找我的,又不是我主动找他。你能有什么办法?”

    苏成泽红着眼圈怒视徐悠。觉得这个人看着人模狗样的,怎么一开口就想让人毒死他?

    “你这个事儿闹得比较丢脸。” 徐悠趴在桌面上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真的,感情出了问题跑出来找第三者。你说你,这不是把自己送上门去让人笑话吗?这也就是遇到我了,换别人试试……”

    苏成泽心说被你笑话就已经很糟糕了。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

    不过被徐悠这么一打岔,他心里那种被命运抛弃的愤慨不知不觉就消散了许多。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爱情什么的都是狗屁。”徐悠驻着下巴冷笑起来,“这话就是你心上人当年说的话。我不觉得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会有什么真情实爱。你离开他也好。以后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别那么二呼呼的,人家说什么你都信。”

    苏成泽心中的感觉五味陈杂。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已经想不起自己是为什么非要来见见徐悠了。那种执念是如此强烈,好像不见他一面就无法了却一桩心事似的,逼得他寝食难安。然而等他们终于见了面,苏成泽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徐悠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他竟然是完全不相信的,不但不相信苏成泽含混的说辞,也不相信庄少东真的会对自己抱有什么莫名其妙的感情。

    苏成泽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类似于报复的、恶意的快感来:庄少东,你甩老子的时候挂着一脸恳切的表情,手底下却丝毫不留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