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_分节阅读_76

    庄少东深深吸了口气。

    徐悠的脸色还有点儿发白,但是他看上去已经平静了下来,一边继续着擦手的动作一边冲着庄仕杰点了点头,像遇到了一个普通的熟人那样,脸上带着不远不近的温和的微笑。然后他转过身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过来,视线先一步越过半个餐厅,落在了庄少东的脸上。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眼神才微微闪了一下,变得清明起来。

    庄少东竭力压制着胸腔里那一簇不停跳动的小火苗,用一种看似平静的态度把刚烤好的香菇夹到徐悠的碟子里,“香菇烤好了。鸡脆骨还要不要?”

    徐悠在他身边坐下来,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给自己夹菜,脸上不辨喜怒。

    黄海涛叹了口气,把赵晓琪拉了起来,“晓琪也快到上班时间了,我们俩先走一步。有话你们慢慢谈,都别动气。”

    赵晓琪不放心地拍了拍庄少东的肩膀,“冷静啊,少东。”

    庄少东回给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看着他们两口子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这才把目光重新放在徐悠的脸上,“你生我的气了?”

    徐悠反问他,“你早就知道他回来了?”

    “昨天知道的。”庄少东想起昨天从庄家老宅回来的时候,心里那种飘飘欲飞的感觉,觉得自己真是个傻。岛城就这么大,庄仕杰又不止是停留一两天,他怎么就没算算,让徐悠完全躲开他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徐悠有些疲倦似的闭了闭眼,“你故意不说的?”

    “对。”庄少东放下手里的夹子,有些赌气地说:“我压根不想让你看见他。刚过两天舒心日子,他凭什么跳出来搅和?!”

    徐悠叹了口气,“你是对我没信心?”

    庄少东摇摇头,不是这个原因。但是他无法解释这种想把他藏起来不给人看到的可怕的独占欲。尤其是,不想让庄仕杰看到。

    徐悠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脸上流露出一个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来,“你把我当什么啊,真是……”

    庄少东听出他话里没有生气的意思,微微有些怔愣。

    徐悠伸手过去在他下巴上轻轻拧了一把,“少东,你有时候真是二的可以。”

    庄少东捏住他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就是不想让他看见你。”

    徐悠看着他的动作,唇边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来,“等下庄仕杰会过来坐坐,如果你放心,我想和他聊几句。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坐在这里听我们聊天。”

    庄少东的牙齿不由得用了一下力,徐悠皱着眉头往外抽了抽自己的手,“少东?”

    庄少东放开他的手,慢吞吞地斜了他一眼,“我还是在车里等你好了。看见那个家伙就心烦。”他看了看腕表,“别说我限制你的人权,半小时。超时了我就进来揍人了。”

    徐悠笑得无奈,“好。”

    桌子上还剩着一些没吃完的食材:香菇、牛肉还有半份鸡脆骨。徐悠慢条斯理地把它们倒在烤盘上,并不是没吃饱,单纯的只是想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他心里有点儿埋怨庄少东这个乱吃飞醋的家伙,如果他昨天回来就告诉自己庄仕杰在岛城的话,他今天也不会这么措手不及了。

    眼角的余光扫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徐悠抬起头,有些出神地看着这个男人对着自己展开一个温煦的笑容,像无数次在记忆里回放过的那样。

    庄仕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深深凝视的目光多少有些悲喜交加的味道,“真没想到会这么见面。”

    我也没想到。徐悠心想,我甚至没有幻想过这种离奇的戏码有朝一日会在自己身上上演。

    “你长高了,瘦了,成熟了。”庄仕杰有些感慨地看着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男子汉。我几乎要不认识你了。”

    所有的人都变了。他、庄少东、父母、庄李蕴馨……然而庄仕杰的年龄却好像停留在了岁月的夹缝里,他还是徐悠记忆中的模样,几乎一丝不差。对视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仍然涌动着溺死人的温柔,不由自主的就会让人生出一种错觉来,好像你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当然,也仅仅是错觉。

    徐悠几乎是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沉溺在他的视线里,当初那种无法自拔的、目眩神迷的感觉,如今竟是一丝也不剩了。

    徐悠心头涌起难言的滋味。

    岁月流逝,世事沧桑,渺小的人类宛如漂浮在时间长河里的小小尘埃,随着波涛涌动载浮载沉,一眨眼已是千帆过尽,物是人非。

    徐悠拿过两个酒杯,斟满了清酒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庄仕杰,“你没有变,而我却变了太多,早已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

    “别这么说,”庄仕杰眼中流露出伤感的意味,“当初……”